子不语yuyuyuyu

【荷兰虫×你 为了满足自己妄想的产物】

            02【病名は爱だった】
#女主有名字但不要介意(反正也变来变去的),小蜘蛛痴汉设定(没错就是我),嫖荷兰虫(´ε` )♡
#oo的c足够绕地球一圈
#小学生文笔
#瞎写完以后发现这段完全没有小蜘蛛戏份怎么办
#莫名萌上秃头眼镜八卦老师怎么办
           




              {02如在梦中谨安之}
    So,现在是什么情况?
    空无一人的辅导室里,只有洛西(对以后都用这个名字了!)一个人,和她面前的一堆物理资料。
    洛西盯着空白一片的教辅,因受太多惊吓而停止运作的大脑回忆着下午那节课后,亲♂切♂可♂爱的老师要求她放学别走(雾),并拜托了理科学霸的Mr.Parker来辅导。她都能感觉到老师当时眼里的八卦。
     嗯,真是个亲切可爱的好老师呢。
     于是那之后洛西整个脑子里就只有“男神要给我补课了不是做梦吧哦不对这就是梦吧我的天太刺激了我还没有准备好怎么办” 诸如此类的没营养的内容。
     对我们的女主已经认定自己只是在一个比较真实的梦里了。ㄟ( ▔, ▔ )ㄏ
     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她几乎是怀着迫不及待的心情冲出教室,然后想起来自己根本不知道辅导室在哪……
     在她终于一路问到辅导室时,已经是二十分钟以后了。
     空无一人的房间里透着冷清,也许是无数曾经被留堂的学生的怨念作祟吧。洛西呆愣愣地走进去,拉开椅子,坐下,拿出老师给的教辅,然后空气就安静了。
     回过神来,她才看见桌子的另一边有一张字条。
     应该是留给我的?还是哪个可怜的家伙被老师摧残得不行写下的“遗言”?不不不这是米国应该不会有这种情况吧……
     不管怎样,她摸过那张字条,上面写着:
     “Rosie,
        抱歉!我有特别重要的事情走不开!所以不能留下来帮你补习了!至于是什么样的事……也许你也听说过,就是我在斯塔克工业的实习,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真的很抱歉!不过如果你方便的话我们可以下次找个时间,我是很愿意帮助你的!这是我的号码。
                                       Parker ”
       哦男神还贴心地留了字条解释原因。哦男神有斯塔克的实习。哦男神的电话号码……
       男神的,电!话!号!码!
       幸福来的太突然!
       正当洛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存上号码备注男神并开始捧着手机傻笑时,她突然意识到……等等,斯塔克工业的实习?重要的事情?那不就是去当纽约人民的好儿子哦不好邻居蜘蛛侠嘛!天哪我居然差点妨碍男神打击犯罪保护纽约我真是罪大恶极!
       于是很有大局意识的女主丝毫不管桌上摊着的空白教辅,握着手机,眼睛盯着屏幕,嘴角噙着笑,一字一句地编辑着短信,
“没关系的!去做你想做的吧!       Rosie”          默默地支持着那位邻家英雄。     
       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向她靠近并且眼镜泛着危险的光的物理老师。
       让我们为她祈祷,阿门。

【荷兰虫×你】为了满足自己的妄想瞎写的

               01【病名は愛だった】
#女主名字瞎取的,带入自己写的,荷兰虫痴 汉设定(没错就是我(´ε` )♡
#oo的c足够绕地球一圈
#小学生文笔
#苏文,只为满足自己妄想存在


{01垂死病中惊坐起}

  晚上十点,天朝某大型寄宿式高中教学区灯火通明,代表着从晚自习解放了的铃声响起。

  这道铃声就像是裁判的枪声——好的各位观众大家晚上好,现在您正在收看的是第╳╳╳届日常杯高中生回寝室抢浴室比赛。让我们把镜头切到路口处,目前为止还没有选手的身影出现——不!我们看见了第一位选手!这是一名女选手!看她那奔跑的姿势,就如骏马一般不羁!她那势如破竹的气势,与号称“最强复仇者”的英雄浩克不相上下!哦,在她身后出现了其他几位选手!我们的第一加快了步伐!哦不好!情况似乎不妙!今天的赛道因为昨天的雨而十分湿滑——哦不她摔倒了!我们的一号选手就这样失去了竞争力!观众朋友们……
 
  在脚下一滑后脑勺磕上路边台阶眼前一黑的前一秒,沐溪脑海里只来得及闪过一句:擦我还没睡过荷兰虫……

  熟悉的头昏脑胀,耳畔似乎还有遥远的中年男性的声音……沐溪强撑着精神,总算回来了听懂了一些词汇——

   “磁场”“电流的热效应”“焦耳定律”……

  啊,为什么还有物理课。她努力支起昏涨的脑袋,与沉重的眼皮做着斗争,算是睁开了一条缝。

  等下。
  等下!

  入眼的是米色的金属课桌,撑在桌上的手臂上套着蓝色的校服,以及桌上的课本,虽然可以看出是物理书,但沐溪却惊恐地发现上面的英文和英语书一样多。周围的环境也在告诉她她此刻身处某Englishspeaking国家的某所高中的教室里。

  我在做梦?!

  不,不对。我不是在路上摔倒磕到头了吗?想想后脑勺还有点疼……

  然而经验告诉我们,在课上开小差通常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Rosie,are you still with us?能告诉我这个电流的流向吗?”

  在左右张望一番并在一群外国同学同情的眼光中确定这个“Rosie”就是自己之后,沐溪咽了咽口水,刚准备站起来,突然想起国外的学校好像不用这样,又赶紧坐下,这才开始看向黑板。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事实证明,对于理科极差的沐溪来说即使是外国高中的水平她也很难回答上来。但事实也证明,好人总是有的。

  “老师,是从导线左端流向右端。”

  一道有些奶音但又清亮的少年音替她回答了问题。在她耳里听起来就像是天使。

  她向那个声音发出的方向投出感激的视线,在一个大个子男生的阻碍下只能依稀看得见一个棕发的少年身形。哦他是天使。

  “好吧,”发际线看起来有些危险的老师放过了她,他看起来挺随和,还开起了玩笑,“不过Rosie,下次还是要听课啊,Peter可不能永远帮你解决问题。”说完还调皮地眨了眨眼。

  班上顿时笑成一片,沐溪不禁脸颊上飞上两片绯红。以前在班上她从来存在感很低,也没有过什么关于男同学的青春的烦恼。

  Wait a second.

  哪个棕发的男孩叫什么?!Peter?……不是我想的那个Peter吧?

  班上的笑声还没有停下,沐溪猛地抬头,那个方向——少年的一头棕发微卷,额前落下了几缕,他的蜜糖色眼眸中似乎总含着星辰,也正向这边望来,形状姣好的唇弯出了个无奈的弧度。他向沐溪抱歉地一笑。

  沐溪面无表情。

  接着用双手捂上了心口。

  wocwocwocwoc是Peter.Paker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还是荷兰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对我笑了!天啊这个人为什么这么可爱!哦天啊我要炸成烟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荷兰虫的笑颜能让我炸成烟花在天上飞ヽ(爱´∀‘爱)ノ】